盛唐高歌 004 小喬

小說:盛唐高歌 作者:炮兵 更新時間:2018-07-18 01:24:01 源網站:筆趣閣
  “本公子就算了,前晚有些過了,現在腳還有點發軟呢”鄭鵬給阿旺一個男人都懂的眼神,然后開口說:“是我四弟非說要,稍等,我問問他點哪個。”

  “是,是。”阿旺笑嘻嘻地附和道。

  前晚鄭鵬在這里和別人斗富,一撕就撕了二十匹綢緞,然后要了二個紅牌胡鬧了一夜,最后還是鄭家的下人抬回去的,這事阿旺就是見證者,一龍二鳳玩了一晚,不腿軟才怪。

  反而是鄭程,可不常來。

  鄭鵬低下頭,小聲地對鄭程說:“四郎,春花樓的姑娘,你喜歡哪個?”

  “小香蓮,我,我要小香蓮。”

  這家伙,都成那位什么小香蓮的忠實捧場客了。

  “不對啊,你不是要小喬嗎?花魁小喬啊,小香蓮就是端茶送酒的肥婆,四郎,你說最漂亮的是小喬啊。”鄭鵬“循循善誘”道。

  鄭程的目光有些遲疑,好像在回憶,腦中那個美艷的倩影慢慢和小喬聯系上,然后傻笑地說:“對,對,小喬,我要小喬。”

  鄭鵬滿意地點點頭,抬頭吩咐道:“去,讓小喬姑娘梳洗一下,好好伺候我四弟。”

  “啊,小...小喬?”阿旺楞了一下,有些不確信地問道。

  春花樓的姑娘很多,大多是用藝名,像春花、秋菊、海棠、牡丹等等,也有用古代美女做藝名的,小喬就是其中一位,三國的小喬是天下聞名的美人,春花樓的小喬也曾是美人,不過那是以前,二年前小喬突然暴吃胡喝,現在都胖分不清脖子和腰,早就沒恩客點她,平日就是掃掃地、清理一下房間等雜活。

  看著都倒胃口,阿旺自問就是倒貼也下不了手,現在還有人點?

  “小喬,我就要小喬。”鄭程一聽龜奴好像不太配合,醉眼朦朧的他猛地一拍桌子,大聲吼道。

  鄭鵬臉色一沉,厲聲地說:“沒帶耳朵嗎,說是小喬就是小喬,怎么,怕我兄弟付不了帳?”

  “是,是,小的該死”阿旺輕輕扇了一下自己的嘴巴,馬上大聲喊道:“恩客到,小喬姑娘準備。”

  “恩客到,小喬姑娘準備。”生怕小喬沒聽到或不敢相信,阿旺特地大聲叫多一遍。

  這年頭,什么樣的客人都有,有的就喜歡重口味,阿旺早就見怪不怪,只是這鄭家四公子的口味也太特別了,一想到小喬那近二百斤的龐大身軀,心頭還是一陣顫抖。

  “咚咚...咚咚咚”很快,一個胖得滿臉橫肉的女子歡快地跑下來,鄭鵬吃驚地看到,這位小喬姑娘走路時震得地板都在動,臉上的橫肉、身上的肥肉隨著走動一顫一顫的,感覺像是一大團肥肉在滾的樣子。

  目測不會低于200斤。

  小喬下來問好后,滿心歡喜從阿旺手里接過還有點爛醉的鄭程,看她輕而易舉的樣子,鄭鵬總感覺她在拎著一只小雞。

  “好好伺候我四弟,伺候得好重重有賞。”鄭鵬強忍著笑,一臉從容地吩咐道。

  據說花前月下的女子更嫵媚,其實還有一種情況,就是喝醉后,喝醉了就是看著母豬賽貂嬋,這不,鄭程一抱著小喬就不肯放手,當著大堂就上下其手,怎么也不肯放。

  鄭鵬不著聲息遠離幾步,尷尬呢。

  “嘻嘻,奴家一定好好待候四公子。”小喬說話間,還飛快在鄭程的下身摸了一把。

  看著小喬眉開眼笑、雙目含春,像撿到寶貝一樣半扶半拖地拉著鄭程進房,鄭鵬終于明白什么叫三十如狼四十似虎五十坐地能吸土的傳言,碰上這么一號饑渴己久的女人,鄭程估計得被榨干。

  可憐的鄭程,以后不會不舉吧?

  鄭鵬有些同情看了一下那扇關閉的木門,扭頭對阿旺說:“春宵一刻值千金,怎么能沒酒助興呢,去,給我四弟送一壺合歡酒去,敢滲水我砸了你的店。”

  “不敢,不敢,公子可是我們這里貴客,就是給小人天大的膽子也不敢糊弄。”阿旺說后,有些手抖地把一壺合歡酒給四公子送去。

  這四公子的口味還真是獨特,喝了這沒稀釋的合歡酒,一宵快活起碼要休息十日八日才能恢復元氣,嘖嘖,小喬今晚可是有得爽了。

  阿旺下樓后,看到鄭鵬還坐在哪里自顧喝著茶,不由討好地說:“三公子,最近來了一個蘇州的粉頭,臉蛋像花一樣嬌艷,皮膚滑得像綢子,要不要給個機會她伺候公子?”

  少年郎血氣方剛,嘴上說了不要,只要撩一下,馬上就像發情的小牛犢,阿旺也想討點賞錢。

  鄭鵬隨手拋出一把銅錢說:“算了,今日約了人玩葉子牌,晚點再說吧。”

  “是,是。”阿旺歡天喜地把銅錢收入,說話更恭敬了。

  “咦,出門有點急,忘了拿荷包,去,找你們掌柜拿十貫錢來,晚些再派人送來。”

  借錢?阿旺一下猶豫了:“這,這....”

  “這什么,本公子什么時候差過你們的錢,再說我四弟還在這里,怕跑了不成?”鄭鵬悖然大怒道。

  阿旺還沒開口,挺著大肚子的胖掌柜聞訊過來訓斥道:“沒聽到嗎,讓你拿錢快點拿去,光是鄭家三公子這個名字,就值千貫,這區區十貫算什么,你這個沒長眼的東西。”

  鄭家是元城縣數一數二的人家,鄭鵬以前沒少記帳,可沒一次賴帳,胖掌柜就怕他不來,絕不怕他記帳,再說了,鄭家四郎鄭程還在樓上快活,怕什么?

  “嘻嘻,還是黃掌柜仗義,也不知什么時候散局,這樣吧,你把帳記在我四弟哪里,回家我再與四弟結就行。”

  “是,就聽三公子的。”胖掌柜堆著笑臉道。

  沒多久,鄭鵬拿著一袋沉甸甸的錢袋,滿臉春風地從春花樓出來。

  狠狠地坑了鄭程黑心鬼一把,報仇之余還賺了一筆路費,可以說一舉兩得,反正一會自己就去貴鄉縣,鄭程就是醒來來想報仇也找不到自己。

  有自己的前車之轍,鄭程也怕家里的老爺子知道去青樓的事,再說自己遠走高飛,想對質都沒機會,最大的可能是啞巴吃黃蓮,硬是憋在心里,還得想辦法填上鄭鵬的十貫債務。

  大唐的開元通寶大約是一千枚一兩,由于短陌的問題,一貫通常不足1000文,按重量一貫大約是5斤左右,十貫就有50斤,要不是鄭鵬實在背不了那么多,估計鄭程要填的更多。

  跟自己斗,嫩著呢,鄭鵬吹著口哨,在街上找了一輛馬車商量好價錢,然后徑直往貴鄉縣趕去。

  那些白眼狼,都以為自己被逐出家門要吃苦受累,偏不,鄭鵬心里暗暗下決定:自己努力,把小日子過得舒坦,說什么表現得好有機會回鄭家,哼,以后得讓你們求著我回去,反正自己和鄭家也有隔閡,把自己分了更好,樂得自在。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八零電子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盛唐高歌,盛唐高歌最新章節,盛唐高歌 筆趣閣!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本站根據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說站得到的鏈接列表,與本站立場無關
如果版權人認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損您的利益,請發郵件至admin#80vo.com,本站確認后將會立即刪除。
Copyright©2018 八零電子書txt小說下載
豫ICP備14029001號-1
黑龙江福彩时时彩开奖结果